戴维斯的快乐DJ:从“无聊先生”到“动次打次”

戴维斯的快乐DJ:从“无聊先生”到“动次打次”
2019年09月08日 17:04 新浪体育综合
戴维斯变身DJ

  要说体育明星退役后的生活,6届斯诺克世界冠军史蒂夫·戴维斯可以说是最多姿多彩的一位,经过台球桌、扑克桌、国际象棋桌的洗礼,如今戴维斯已然转型成为一名音乐冒险家。

  戴 维斯是灵魂乐和前卫摇滚爱好者,如今是一位能熟练融合各种奇怪、精彩唱片的DJ,和Guapo的吉他手卡乌斯·托拉斯、乐器多面手迈克尔· J ·约克组成名为乌托邦雄起(Utopia Strong)的电音三人组,还和Coil、Teleplasmiste等乐队合作。

  一个曾被冠以“无聊先生”绰号的人,现在却能把生活过得这样丰富多彩。

  从社区广播电台搓碟放实验音乐开始,戴维斯肯定没想到自己能像今天玩得这么溜:“每周五,我都会和卡乌斯都会在贝斯娜尔格林的一间后屋内唱歌大笑,然后碰到一些玩音乐的说来一起玩,两个月后我们就去格拉斯顿伯利音乐节现场DJ了,这种事你可编不出来。”

  早 在1986年,戴维斯就和Chas & Dave录制了一首斯诺克相关的单曲Snooker Loopy,那时距离戴维斯爱玩的那些合成器还有些年头,如今谈及自己入坑经历,他说:“一开始我是去一家咖啡馆见一个名为迈克·伯恩的人,他有一支叫海 洋之牙的乐队。”

  “当时我就想:‘他玩的那个是啥东西?有电线没键盘的一个小台子。’所以我入坑买合成器最后钻研进去,这个人是直接原因。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做音乐时并没想出专辑,只是觉得好玩图一乐,结果做着做着火箭唱片就找到我们,让我们三个人同时做现场合作演出。”

  那么戴维斯如何看待自己在乐团中的角色?

  “我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兴趣在于提供节奏,参加乐团对我有好处,因为一些新奇的因素总会刺激到一些人,但这也可能适得其反,这样我就拖后腿了!我们一般是在现场玩一些即兴的东西,更多是凭经验来,也有更多反馈,有点一条道走到黑的意思,但有何不可呢?”

  史蒂夫·戴维斯可能早早就接触并研究过音乐了,在20世纪80年代统治斯诺克时,距离斯诺克圣地谢菲尔德克鲁斯堡剧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是Warp唱片公司,目前这家公司旗下最受戴维斯喜爱的要数Autechre和Boards Of Canada。

  “我曾在去往另一家唱片店时经过这里,但从没进去过,因为当时并不是很喜欢那种音乐,要不然我肯定会收藏到一些颇有价值的唱片。”戴维斯略微沮丧地表示。

  对于戴维斯的选择,他以前的斯诺克同行们如何看待自己呢?他说:“我不是很清楚,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觉得我迷失了,也会有人表示:‘挺好的,你开心最重要。’当我打斯诺克时,从未想过将它能和音乐搭边,所以我从未在参加比赛时听音乐。”

  “连我自己喜欢的音乐都不听,因为我有可能在斯诺克赛场内经历糟糕的一天,我不想把喜欢的歌和这种糟糕的经历撮合在一起,而且我一点都不想在比赛时耳朵里满是耳屎。”

  他曾穿着得体在电视机前几百万人的见证下绅士地打斯诺克,很难想象现在的他会戴着墨镜原地蹦迪同时扯着嗓子喊:“动次打次!举起你们的双手!”

  世界斯诺克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